爱の三千世界

点开↓

这是个用来视奸点赞的主博

刀剑相关的粮都堆在子lof[爱の里世界]http://agclinside.lofter.com

【全职高手】荣耀高中不完全事件记录簿 00—02

备战高考


在黑板上写完这四个字,叶修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往讲台上一撑,开始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姓叶,叶修,叶子的叶修理的修,没什么意外的话就是你们这群人高三一年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了。”


他眯着眼扫视了全班,嘴上没烟让他有点别扭。


“咳。你们可能没听说过我,不是吹哈,老师我当年可是连着带出三届状元班,所以你们跟着我是荣幸知道不?”此话一出下面的小盆与们都是一副卧槽哪来的江湖骗子的表情,叶修冷哼一声,接着说:“我是一个非常民主的人,对我有什么意见尽管提,但要求上课的时候必须举手之后才能发言,违者一周作业里每天多加一道解析几何,上不封顶。”


“下面分配一下职务,因为大家刚分了班儿还不熟,我就稍微集权一下,随机任命,点到起立。我看看……陈果!”


“哎……哎?!到!”

坐第二排靠墙的一个马尾妹子犹犹豫豫的站了起来,模样倒是挺清纯的。


“班长,你行么?”


陈果少女明显是被吓到了,说话都带点磕绊:“叶老师……说……说实话我长这么大最大的官儿就是小队长。”


“没事儿你行的,要对自己有信心。来大家欢迎一下新班长陈果同学!”


顿时掌声雷动。


陈果满脸通红的坐了回去,旁边的短发妹子捂着嘴笑得欢。


“下一个……哎学习委员也派一个女生吧,女生心细,那就……安文逸!”


“到!”

全班哗然,这个安文逸同学,爷们儿,纯的。


叶修也是愣了一下,干咳了两声掩饰尴尬:“哈,照片有点阴柔啊?”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很严肃的开口:“学校把照片弄错了,我的校卡上也是个妹子。”

他不知道的是,楼上某个文科班,李轩老师正在给吴语策同学不住的道歉。


“没关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那么安文逸同学就是我们的学习委员了。”

这次掌声远不如上次激烈,刚刚给美女拼命鼓掌的几个男生都萎了,象征性的拍了几巴掌。

“太麻烦了我接下来就一气儿点完了吧,还是点到站起来让大家认识认识。来,伍晨——生活委员、唐柔——文艺委员、莫凡——卫生委员、苏沐橙——体育委员……哎等等舌头打滑了,宣传委员、”叶修悄悄地对苏沐橙眨了下眼睛,“体育委员……这个有没有身强体壮的男生来毛遂自荐一下?”


最后一排一个头发略长卖相还不错的少年高高的举起了手。


“好,体育委员包荣兴。有什么问题大家下课到办公室来找我好了,走廊尽头水房旁边,班会就开到这儿吧,大家赶紧回宿舍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咱就正式高三开始!”







01.

荣耀高中,不大不小,凭借着出色的一本达线率和成绩在省内也是小有名气。而且不同于一般五六十人每班的中学,荣耀高中,那是实实在在的小班制,颇有豪门贵族私立学校的风范。

叶修是荣耀高中元老级的教师了,当年连续带出三个状元班儿也是惊艳一方,前两年却放下带到了高二的一个班跑去广西支教,对内对外都宣称是积累经验为祖国少数民族教育事业做贡献,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和学校高层闹了矛盾被发配边疆。

不过现在,他回来了。


叶修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空调的凉气扑面而来让他不禁爽的叹了口气。抬眼看看,同事们也都是已经开完班会回来了。


“哟老韩,怎么样,新学期第一面有没有把小朋友们吓哭啊?”


被招呼的男人,就坐在叶修旁边,是隔壁二班班主任韩文清,教物理。他是个极为负责的老师而且管理班级是犹如军事化管理般残酷,人也长得很霸气就是说他是刚放出来的都有人信。据说韩文清老师的办公桌上总是莫名的出现钱包,这都已经成为荣耀高中十大未解之谜之一了。

韩文清和叶修是同期的老师,两人明争暗斗的比每一次考试成绩,从平均分到第一名从量化到评优,但是他们私交却是不错的,没事儿也会去喝两杯。


韩文清听到叶修的调戏只是哼了一声,没想搭理,一旁喻文州却开口:“叶老师你忘了,这一届高三都是我们一手带上来的,这些孩子没被我们教过也见过我们跑哪能被韩老师吓着啊。”

“哦对,我忘了,哈哈出门两年记性差了。”


喻文州,化学老师,三班班主任,以其细腻的教授方式著称,他的课从来不会漏掉任何一个重点而且循序渐进,就算是基础差的也能被补回来,真的做到了发挥学生的潜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批改作业试卷还有出题什么的相当的慢,他可是所有高三老师里唯一没去批过高考卷的,因为手慢。


叶修被喻文州接了话就顺势转了火开始口头调戏手残:“哎文州,听说你这批学生也是清一色的男子军?咱不兴搞少林寺吧?”


喻文州呵呵一乐:“都是男生,好管。该打打该骂骂,还不会发生早恋现象。”


“哎哟这可不一定,不过我们班漂亮妹子挺多的,我可得防着点,怎么办,只好让全班同学都爱上我了。”


旁边伏在王杰希老师办公桌上默默地抄课程表的高英杰同学听见这哆嗦了一下……心里默默地给一班点了个蜡。


一凡!保重啊!!!!





上午学校要求全体高三生要将宿舍和班级大扫除,下午领导检查,检查结果纳入量化。各班也是不敢懈怠,开完班会就大包小包向宿舍楼冲去。


黄少天左手拽个行李箱右手扛着被子卷冲在三班一行人前面,脚上跑着嘴里也不闲着:“看我第一个到宿舍啊你们这群弱鸡我可是拿过短跑冠军人称操场小旋风的神一般的少年啊说好了谁最后一个到谁请今天晚饭啊哎呦卧槽岔气了……”


后面的人趁他停下来顺气一个接一个的超过了他。


“哎哎你们这群没良心的就这样丢下可怜的我么哎呦好疼!”


徐景熙听到这话本来都迈上台阶了,蹬蹬又跑回来,黄少天大为感动刚想用一千字的演讲来表达感激之情,却看徐景熙少年放下了手中提溜着的一箱特仑苏,温柔的说:“黄少天同学,给你奶一下,拎到六楼你行的。”


然后,绝尘而去,留下一个岔气的黄少天和一箱特仑苏。


“再也没什么友谊了!!!!!”

黄少天这样咆哮道。


五分钟之后,619宿舍的大门被踹开,黄少天呼哧呼哧的拽着行李和特仑苏爬了进来。


“徐景熙呢滚出来滚出来滚出来!”


“他去舍办领空调遥控器啦,黄少你是最后一名,晚上请吃饭!”卢翰文蹦蹦哒哒的跑过去帮黄少天卸货,其他人也是口头安抚了一下炸毛的操场小旋风。


郑轩站在上铺铺床单:“黄少,景熙可是舍长不能得罪啊。”


李远站在下铺挂蚊帐:“是啊否则每次大扫除他都让你擦鞋架。”


黄少天死尸状的趴在被子卷上:“窝好想念于锋啊以前他一个人都能包了大扫除的……”


不过大扫除总归是要干的,徐景熙回来和黄少天掐了一架之后,619总算是进入了战斗模式。


宿舍里干的热火朝天,却听见对面大卫生间里宋晓嚎了起来:“丧心病狂人干事!拖把怎么没有了!!四班的是不是你们干的!!!”


“呵呵,我们先到先拿。”四班的刘小别从620宿舍探了个头做出外交回应。


三班四班这两群人再没分班之前就不太对付,这两个宿舍又是天天抢公共资源,这样的公然挑衅实在不能忍。黄少天立马挑了跟趁手的晾衣架冲了出去,卢翰文扛起折叠凳跟上,郑轩把所有的抹布都拿出来装弹,而从大厕所里跑出来的宋晓则卷了卷袖子准备直接徒手上。


四班的一看这架势立马迎战,乒乒乓乓抄起笤帚也冲了出来。其他宿舍的听着外面乱哄哄的都跑出来看戏。男生,就是这么唯恐天下不乱。


“为什么四班这么多笤帚?”李迅摸着下巴问盖才捷。


“因为他们班主任最近在给他们放哈利波特,英文原版没字幕,练听力练口语。”


“搜噶。”李迅点了点头。








02.


619宿舍打扫宿舍干的热火朝天,每个人都汗流浃背却沉默无言,时不时的偷偷瞟一眼端坐在门口手捧一杯清茶笑的温文尔雅的喻文州老师。


刚才那场混战还没开始就被前来监督工作的楼冠宁老师拦住了,楼老师刚参加工作处理这种场面没啥经验,赶紧叫来了王杰希和喻文州来教育自家学生。王杰希瞪着他那双高深莫测的大小眼把所有笤帚一收领着人去办公室喝茶,不得不说今天穿了橙色上衣的他拎着扫把还真有股环卫工人的范儿。


而喻文州则是自己沏了壶茶,以一贯温和的语气说道:“没事儿,先打扫卫生吧。”


以黄少天为首的三班人差点没直接跪下来抱住喻老师的大腿高呼万岁,喻文州后话就接着跟上:“反正大家这么热血澎湃那么我就不给开空调了。”


然后他就从卢翰文的手中接过折叠凳往宿舍门口一撑,就当起了监工。


室温,32摄氏度。


老师,心真脏啊。


干了有二十分钟,宿舍总算是焕然一新,送走了来检查的自律部和舍办大爷,喻文州松了口气,转身看到黄少天在自己行李哪儿在找什么。


“少天,怎么了?”


“哎老师我明明记得走之前我妈把蚊帐给我赛里面了啊怎么没有了难道是拉链没拉紧调出来了?这也不太科学,哎呦难道是我妈又给我放了一个包没拿???那可坏了老师你知道咱学校宿舍这里的蚊子么可恐怖了,晚上只要一关空调就往你身上飞啊!!我跟你说郑轩上学期没带蚊帐都被咬肿了,他两点爬起来打蚊子打得满墙都是。还有我那会在楼梯口打死了一直巴掌大的蚊子精!!怎么办啊没带蚊帐我要死了啊小伙伴儿们救我!!!”


小伙伴们表示拒绝和黄少天同学一起睡。


“上次黄少说床嘎吱响就要和我睡,结果他半夜磨牙比床还响!”BY卢翰文


“黄少他睡相奇差上次他床上洒水了爬我这儿借一晚,第二天早上我半个身子都在床外面。真·压力山大。”BY郑轩


“我有洁癖。”BY舍长徐景熙


“黄少天抢被子!冬天抢棉被夏天抢毛巾被我上次盖个枕巾都被抢了!”BY宋晓


“虽不明但觉厉。”BY李远,他这学期刚从别的宿舍拼过来。


“还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么?”BY黄少天


“呵呵~”喻文州总结了一下:“就是你把宿舍大部分人都睡过了吧?”


“喻老师,这是有助于同学之间的团结友爱的事情嘛……”黄少天讪笑。


“算了,”喻文州拍了拍手,“少天你一会儿去舍办要张假条请一周晚睡,先到我那儿去凑合凑合好了。”


喻老师又是呵呵一笑:“大家辛苦了,一会儿带你们出去吃喻记麻辣烫。”


晚自习结束后,黄少天熟门熟路的拐到了教职工宿舍里喻文州的房间。他舅舅魏琛就是这里的老师,如果说叶修韩文清是元老级的

当年喻文州就是魏琛带出来的学生,现在黄少天又成了喻文州的学生。


把书包放下,把空调和灯打开,喻文州因为还有点学校的工作没忙完所以还在办公室就放他一个人回来了。黄少天掏出语文书来翻了翻,就趴在桌子上开始神游。


啊,那个笔筒喻老师用了很多年了呐,那会儿我还上小学呢好像是生日礼物吧,还留着呢好感动好感动!还有高一送给老师的钢笔现在也还在用呢老师的钢笔字好漂亮!喻老师什么时候回来啊都十点半了宿舍都熄灯了,那群混蛋都在蚊帐里睡得很踏实吧混蛋!哎呀好饿啊……


黄少天决定去找点吃的。


他敲开了隔壁宿舍的门。


“哟?黄少天?”叶修叼着根烟,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叶修老师好好久不见啊你这里有没有吃的好饿啊!”黄少天行了个军礼。


叶修把他让进了屋子,拉开冰箱随手拿出了一包什么扔了过去。“有榨菜,吃么?”


“靠啊!”黄少天一巴掌把榨菜抽了回去。


“啧,别说脏话!真难伺候。”叶修翻了翻案头的卷子,“哎少天,要不你帮我批假期作业,然后我给你去泡方便面?康师傅系列口味我都有,还有什么东北大乱炖。”


“嘿,本少150的智商你让我给你批假期作业?谁不知道你看都不看就写个阅你对得起那些辛辛苦苦写作业的我的战友么?”


“就说的你好像是假期里按计划把作业都写了似的,谁不知道你都是最后三天抄答案的。”


“我……”黄少天被噎住了,因为他确实是。


叶修趁着黄少天闭嘴这几秒钟,又爆手速写了

几个阅。


半夜,喻文州忽然醒了,一睁眼就看到黄少天睡得昏天黑地的脸。对方的睡相还是一如既往的差,一只胳膊一条腿都压倒了自己身上,被子也被蹬到了一边。


喻文州忍不住微笑起来,他小心的把黄少天翻了回去,又盖好了被子,躺下来也安心的睡了。


评论(2)
热度(13)

© 爱の三千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